石膏线模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膏线模具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田震准备好和慢性血液病做长期斗争《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31 18:23:31 阅读: 来源:石膏线模具厂家

不久前,明星羽毛球队某秘书长通过博客爆出一记猛料:“歌坛大姐大”田震病情加重!随后,各路媒体

纷纷追寻查问,各种不实传闻见诸报端,沉寂三年的田震,近日接受《凤凰非常道》节目的专访,澄清所有关于她生病的传言,并向主持人何东和观众敞开心扉聊起了当前的生活方式和心态。

澄清病情

我跟白血病没关系

何东:田震,有一个博客,说你打羽毛球,说着说着就谈到了你生病。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下,你的病大概是怎么回事儿?省得八卦和这些乱七八糟的新闻嘀咕说白血病什么的。

田震:我想有时候这个东西吧,越传越邪乎,传得我跟得了白血病一样,其实跟白血病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联想到我自己刚开始跟医生对话的时候,医生告诉我,你是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我说我不信,你在蒙我呢。其实在此之前我对血液病的认知仅仅就知道白血病。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有一个叫《血疑》的电视剧,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只要有血液上的问题,它就是白血病,其实不是。

网上一会儿这个说她得的是什么血液杂症,那个说她要退出歌坛,反正就是越传越乱。

何东:是血小板的事儿吗?

田震:仅仅是个血小板,单向,指标单向,就是低。我的表现就是习惯性疲劳。我现在回想起以前,就是老喜欢歪着。而且我也习惯于长久以来的生活,从小家里教育就是那样,女孩子别老娇里娇气的,因为我父母都是军人。所以我从小学会了,能扛就扛。

我就跟你说何东,没有像外界传得那么严重。我就跟大家说一个事儿,我这辈子别想当运动员了,这身体状态是这样,平时的生活就没关系。

何东:现在你恢复得怎么样了?

田震:正在恢复之中,因为它老是有反复,慢性病嘛,并不是一下子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太美了。你就得跟它做一个长期的斗争了。

何东:我最关心的就是现在你的这个病影响不影响你唱歌?

田震:一点儿都不影响。医生说了,你别太劳累了,不要激烈地运动,我很喜欢打羽毛球也不能经常去打,我还跟大家开玩笑,说伦敦奥运会赶不上了。

极少接受采访

习惯过随心所欲的生活

何东:你的上一张专辑《38.5℃》,到现在有三年半了。你这几年的工作重心,好像不在唱歌方面了,你都在忙些什么呢?你现在也很少出席社会的公开活动了,你认为什么样的活动才能打动你,让你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

田震:我没有特别强求这些东西,有些时候,比如说这个活动特别吸引我,说特别重要,你比如拿今天这个采访,我极少接受采访,我先告诉你。

何东:几乎没有。

田震:没有,真的,并不是说它是凤凰卫视,它这个网站特大,你何东特有名,我田震过来了露一脸儿,跟这个没关系,完全没有关系,就是因为和我特别好的一个朋友,写《干杯,朋友》的那个杨海潮,他说这边儿有一个采访,其实我是想借此机会跟海潮,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大家聚个会。

我现在想唱歌我就唱,不想唱我就玩儿去了,比如说打球去了,到菜地摘菜去了,不愿意的时候保不齐我真的一整天在被窝里待着,就这样,就习惯性地过这种随心所欲的生活。而不是说,哎呦,今儿我必须得弄一张专辑,我跟你说,没人催着我,甚至于我签公司的时候,连老板都不能催我,催我我跟他急。真正我的劲儿来了,比如说我愿意唱歌了,用不着任何人催我。

家教很严

父母要求女孩子要检点

何东:我采访过不少影视明星,但在流行歌坛,我一直望而却步,有一条我就受不了,就是某几个场合,歌星跟歌星打招呼,我觉得特别奇怪,哥哥、妹妹,拉拉扯扯的,我就特别不习惯。另外,什么吸毒、性丑闻,跟这茬儿沾得特别厉害,你在这个圈里头,你怎么接受上述的这些氛围,又如何这么多年洁身自好呢?

田震:好歹也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了,事实上我一直是一只脚在圈内,一只脚在圈外,并不是说跟圈里人特别密切。因为不了解我的人,都说我独,特独,这独也可以说不合群。其实我只是愿意自己待着。

何东:而且你好像是唯一一个跟歌坛里的人不结伙的人。

田震:人为什么要结伙?要有共同语言。我跟有洁癖似的,东家长、李家短这些东西我讨厌,你甭跟我说这个。

小的时候,我记得我妈、我爸就是这么教育的,女孩子家不允许东家长、李家短的,这是让人特别讨厌的一件事儿。我的父母还说,文艺界乱七八糟的事儿特别多。女孩子家在生活上一定要检点,不允许让人在后边戳脊梁骨,戳你脊梁骨就是骂你爸、你妈,爸妈脸放不下,如果让我们知道,就要怎么怎么样……

不再领奖

颁奖晚会太忽悠

何东:2006年你说过,我不再领那种最佳和最受欢迎歌手的奖项了,我希望把更多的机会让给年轻人

自体脂肪丰唇的效果自然吗能保持永久吗

怎么去除法令纹

我是单眼皮女生想做切开双眼皮让单眼皮变成双眼皮因此我想问一下做双眼皮手术过程中会不会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