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膏线模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膏线模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家装市场和行业管理探讨 -免费猫

发布时间:2020-02-17 12:52:16 阅读: 来源:石膏线模具厂家

家装市场和行业管理探讨

[编者按]用市场经济的观点深层次地观察和分析家装行业中亟待解决的问题,吴继周带了一个好头,特别是他对“正规军”与“游击队”关系的研究与探讨。希望业内同仁多从这类经济现象的本质去看问题想问题,平和一些,客观一些;少一些牢骚,多一些办法。家装市场和行业管理探讨 常州建筑装饰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吴继周一、建设部110号令的可操作性1.现状是管理缺位有令不行 日渐富裕的中国老百姓第一大宗消费就是买房子和装修住房,仅装修一项,耗资竟达6000多亿元,举家关注家庭居室装修的热情高涨,被称为中国独有的经济文化现象。对于家装的甘苦,老百姓是爱恨交集、五味俱陈,纠纷投诉不断,有的竟对簿公堂诉诸法律;政府主管部门不断出台法规,各种家装市场也是开开关关,但是对家装市场的管理却是在管理者的推诿扯皮中依然没有多大进展。 市场管理是政府该做的事,2002年建设部出台第110号令《住宅室内装饰装修管理办法》,这是我国第一个直接针对家装市场管理的部令,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但是在有些地方却没有被严肃的执行。110号令第四条明确了三级政府主管部门为管理主体,部、省两级政府主管都不太接触家庭住宅装饰装修的实际管理实施,最接近实际的是市、县级政府,直辖市、市、县人民政府房地产行政主管理部门(房管局)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住宅室内装饰装修活动的管理工作。 有的地方,市房管局说他没法管理施工队伍,建设局说市场应当是房管局管,建设局无法插手,两个政府主管各说各的理,造成无人管理的现状。2.管理的难度在那里 家装活动的管理确实有难度,被认为是大家都不肯接触的“烫手的山芋”,在讨论这一问题时最多的说辞是“家装发包方是业主,老百姓没法管,施工方多是游击队也没法管”。是的,家装活动的两主体其共同特点是一个“散”字,没有抓处,但应当看到家装活动的对象却是一个固定的可管的房屋,而且是在房管部门管理的物业公司的眼皮底下,对房屋进行管理也就可以对房屋的主人的装修行为进行管理,这一点就是110号令的第一个可操作之处,通过房管部门授权物业公司就比较容易地进行对家装发包方的管理。事实上物业公司已经管起来了,装修业主开工前办报建手续,交装修保证金,施工中物业公司对施工污染、乱敲乱砸、噪音扰民管得很到位。 欠缺的是对施工方是否具有施工资质没管起来,原因是有的业主说他请的是亲戚不是装饰公司,其实这是一个认识误区。因为,110号令对装修人(发包方)的管理是基于其装修行为必须“保证装饰装修工程质量和安全,维护公共安全和公众利益”的要求(总则第一条)进行的,只要是进行装饰装修活动的施工者,不管是谁,哪怕是业主自己实施装饰装修活动,都必须具有相应的资质,才能够保证符合国家法规的要求,不是请个亲戚的说法可以搪塞的。 110号令第二个可操作性之处就在于总则第二条,在城市绝大部分新建住宅都在小区物业管理的覆盖之内,而且将对装修人(发包方)的管理作为重点,这是抓住了牛鼻子,因为家装之乱,主源在发包方的行为不符合法规要求,抓住主要矛盾方面,对承包方的管理就好办了。中国的老百姓是明事理的,讲清守法的道理,是对他有利的,它没有违法的理由,装修先报建,缴保证金就是明证。3.资质管理是产业结构优化的必须 说到对装修游击队的管理其实也不难,社会不是对市场的混乱深恶痛绝吗,这种混乱反映了装饰生产力比较低下,整个行业离散性极大,公司化程度低,工业化的生产方式还不是主流,作为装饰装修活动的行为主体之一的游击队和管理不够规范的家装公司,自然问题层出不穷。解决之道是通过行政的约束与引导,大力提高整个行业的公司化水平,从而使工业化的生产方式有了载体,大力提高整个行业的生产力水平才能落到实处。如果容忍目前这种游击队为主体,手工业生产方式为手段,工头式的个人传统管理的落后管理状态长期不改变,这种鱼龙混杂的行业和市场是没有希望的。再从装饰装修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认真执行资质管理也是十分必要的,只有如此才能引导和推动行业结构的不断优化,才能促使一盘散沙的游击队汇集成为有组织的公司,行业管理才有了实施的具体对象,技术、法规、制度、培训、人力资源管理、行业统计、评优工作才有了实际意义,才能谈到装饰装修行业的健康发展。 建设部出台了装饰企业施工资质的一、二、三级企业标准,没有资质就不能承接装饰工程的设计和施工,110号令明确的家装工程和30万元以内的工装工程,同样必须具有资质的装饰企业才可以承接,这都是基于《建筑法》原则的具体法规。这些法规得不到执行或者不执行都是违法的,“保证装饰装修工程质量和安全,维护公共安全和公众利益”也将是一句空话。4.管理的决心和配套 以上我们论述的是家装管理的必要性和目前的现状,无论从法制建设的紧迫性或执政为民要求的重要性,还是从装饰行业发展的必要性来看,都要求政府主管部门下定决心依法行政,不能对目前的现状漠然处之而不作为。其实就法制建设方面来看,应当说有了可以实施的比较完整的框架,比如对家装工程发包主体的管理有了110号令,对房管局——物业公司——房屋业主的法律责任规定得非常具体,对家装工程承包方管理的法律法规早就出台,如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对装饰公司的资质管理要求明确,工商管理、城管部门对无资质施工的巡查和年检权责也十分严格。 按理说,政府执法部门依法行政组织严密有章有法,但就我们看到的情况,是管理的疏漏、不到位、不严密还是屡见不鲜的。这里恐怕还有一个高层协调和社会监督的配套方法问题。 就家装管理而言,是需要各有关方面配套管理的,中国之大,各地情况不尽相同,110号令第46条“省、 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可以依据本办法,制定实施细则。”这是很必要的,是法制建设的重要一环,是法规得以落到实处的具体举措。有了这一个细则高层协调和底层实施,以及社会监督都有了依据。 在实际的管理实践中,政府主管部门要想包揽无余是力不从心的,依靠群众和社会监督是个好办法,政府主管部门通过委托、授权、向行业协会等社会中介机构购买服务等方法,通过主流媒体征求公众意见和社会监督都是可行的办法来营造法制环境和执法机制。管理交通秩序的协管员、行风监督员、居委会的管理员、家装监理公司、110号令中受委托的物业管理公司都是这种机制的具体形式,依靠社会专门机构和公众,发现问题、举报违法事件、收集证据、协调处理,大量工作做了铺垫,最后才需要政府执法部门的执法行政。 说到家装管理的具体方法,笔者认为要把住两道关,就是家装工程的开工关和验收交工关。 开工之前业主报建、缴费(装修保证金)领取施工许可证,提交三证(设计图纸、施工公司资质、房屋产权证明),竣工前业主提交竣工验收单(最少要有水电隐蔽验收单和施工单位的质量保证书)收回装修保证金。这是家装管理的一个“咽喉要道”,管住了,就能把城市里在物业公司眼皮底下的住宅小区的家装管住了。二、装饰行业对 “游击队”、“别动队” 的引导和管理 1.“游击队”是我国家装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按照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和部分地方装饰协会的估算,在每年完成的近6000亿元的家装工程中,大约2/3以上的市场份额是被称为家装“游击队”的从业者完成的。如是,我们应当理解为:家装“游击队”是装饰装修行业的主力军之一,是构成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实施行业管理的行业协会和政府建设和房地产主管部门,都在研究对家装“游击队”的引导和管理问题。 在我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速的今天,装饰行业是吸纳农业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主要行业之一,有计划地引导和组织农民进入装饰行业就业,实乃政府的重要工作,农民工进城一度被称为“盲流”,多少带有一点冤枉的色彩,好在现在社会已不再使用这个词汇了。 “游击队”已经存活了20年,以在桥头插块牌子待沽的形式存在的,近年已不多见,多数已演变成“准劳务公司”(一个工头+几间出租屋)、“准装饰公司”(一块没有执照的公司牌子+几个工头+几间出租屋)和“别动队”(一个正规装饰公司的跑单者+几个工头)。他们虽表现形式不同,但仍保有游击的习性和地下经营的形式活跃在家装市场里,以低价揽活、以偷工减料获利、以居无定所逃避法律责任。因此我们仍称他们为“游击队”。 2.要重视“游击队”对行业发展的破坏力 “游击队”对行业发展造成的负面影响众所周知,尤其是以“别动队”的破坏力最大,一个正规装饰公司在一个小区里做了一户装修,往往第二户就为“别动队”斩获,做活的、管理的都是原班人马,但放在窗子上的牌子已变成另一个没听说过的公司。业主为少付两千块管理费而高兴,原班人马做活,对质量的担心不存在了,何乐而不为?装饰公司对做活的工人没有管理权,因为不是他的固定职工,穿着一个公司的黄马褂,在另一家公司干活的现象司空见惯,老板抓不住项目经理的把柄也没办法,更不要说不少老板采用把活承包给项目经理的管理经营模式,注定了有此毛病。 问题不在“别动队”抢了装饰公司的利,而在于恶化了行业发展的风气,使得行业公司化程度无法提高,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很难推行,行业生产力水平老是停留在小作坊式的低水平上徘徊,“鱼”不跳龙门,不向“龙”转化,老是“鱼龙混杂”如何是好,这就是20年来“游击队”一直远比正规军多的原因所在。“游击队”必须通过引导发展为正规军,不如此装饰装修行业就脱不了诚信度低的帽子,就不能健康发展,投诉率老是居高不下,社会的公共安全和环保就可能沦为一句空话。 3.釜底抽薪是解决“游击队”问题的要害 有人说“游击队”的存在是市场的选择,因为老百姓装修居室想少花钱图方便,“游击队”就是适应这一需求应运而生的。此论看似有理,实则似是而非。家庭装修是要花钱的,业主花钱购买服务、购买商品,该花的钱绝不能少,不该花的钱坚决不花,这才叫少花钱。就以我们前面讲的“别动队”揽活现象来分析,业主少花了两千块钱管理费,丧失的是到位的设计和项目经理的正规到位的管理(跑单带来的心虚,藏头躲尾),失去的是正规的竣工后期服务以及作为业主正当的法律权利。这难道是市场的选择吗?市场意味着公正和法制,摒弃的是不合理的邪门歪道,要的是从业者的诚信和市场管理者的约束和引导。 有人说正规公司比“游击队”好不了多少,老大老二差不多,有什么理由不让“游击队”存在?这里的问题是“正规公司”是否正规,“正规公司”究竟与“游击队”有何区别?如果只是区别在价格高上,“正规公司”还“正规”吗?“游击队”仍被广大市场所的接纳,即仍受广大百姓的欢迎,这能全怪市场和老百姓吗?怎么解释市场经济的原则“需求决定供给”呢? 政府和行业协会采取多种措施规范企业行为,有法律层面的、行政层面的、经济层面的和舆论宣传层面的各种手段,约束企业不断提升正规化水平。尽管企业有良莠之分好坏之别,但是从法律意义上来理解,按照《公司法》组建成为的公司,是一个能够承担民事责任的机构,政府和法律对它可以“看得见、抓得着、管得住”,而“游击队”就不同了,它不是《法人》,居无定所,是个时隐时现的地下团体,无法承担法律责任,它和公司有质的区别,绝不是老大老二差不多,政府和市场只会选择有组织的公司,而不会选择“游击队”。看起来“游击队”忽隐忽现似乎抓不着,其实不然,因为只要它存在一天,他必然在进行装修的房屋里出现,只要按照110号令的第22条、23条、14条要求(家装开工前必须先报建,装修施工者必须具备施工资质),管住家装工程的开工关,就可以杜绝无资质企业和“游击队”从事家装施工。这就是釜底抽薪,一句话,只要认真执行110号令,“游击队”就失去了存在的经济基础,行业结构的优化就有了可能。 4.解决“游击队”问题应从引导入手 “游击队”是行业人力资源的主要组成部分,从人数上来看,应在一大半以上。“游击队”相对于正规公司来讲是“友军”,两者是分不开的两大主力,对“游击队”不能采取围剿的办法,而应加以引导、吸纳、熔合、培训和提升。这一过程是不情愿的,艰难的,有时还是痛苦的,因此必须有政府认真执行110号令作为前提,形成法制氛围,只有在“游击队”真正认识到:要做家装必须先有资质的法律要求,不然就是违法的时候,他才会自觉自愿地不做游击队。这就是政策引导。 很多“正规军”多是从“游击队”演变过来的。恐怕不能刚加入了“正规军”,就对“游击队”深恶痛绝、不屑一顾……“游击队”是“正规军”的前身和补充兵力的源泉。 实际上在“游击队”里不乏有识之士,已经在组建各种专业施工队,有的专做水电、有的专做吊顶、隔墙,有的专做油漆涂饰……他们有的独立揽活,有的挂靠公司,有一批活跃的领头人,被称为“工头”。对他们多做政策的引导十分必要,引导就是为他们设计出各种健康的发展模式,比如,劳务公司、细分的专业施工公司、大型公司的专业施工队,或者几个游击队合伙开一间正规公司等等。这就是方法引导。 引导工作是政府和行业协会应当承担的责任,依法行政和舆论宣传、行业管理三者都必须强化。 正规公司的老总们应当克服对“游击队”的偏见和成见,改变观念,将其视为不可多得的资源,在吸纳、熔合、培训和提升方面多动脑筋,在制度建设方面多研究办法,目前两支主力争市场的现状,就可能是柳暗花明的前景。 从目前业界状况分析,正规公司和“游击队”是一种共生态,正规公司的劳务层多数就是工头带领的“子弟兵”,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正规公司培养和壮大了自己的竞争对手。正规公司与工头的关系是一事一议劳务承包的口头契约关系,但一方是自然人;工头与“子弟兵”的关系是师傅+老大的略带帮派和师徒味道的松散关系,这种行业结构的弊端显而易见,是危机四伏的,不符合市场经济的法制要求,亟需改变。吸纳、熔合、培训和提升是改变相对关系可以采用的方法,而且作为公司这一方具有主动权,因为公司有权提出为他服务和合作的一方必须具有的基本素质。比如要求对方必须具有承担民事责任的资格、必须持有专业上岗证等等,较大的公司还可以通过招标议标的办法选择、确定合作方,这样会推动游击队的转化和行业结构的优化。至于正规公司内部出现“跑单者”促成“别动队”的成功,不怪别人,公司老总是责任人,研究利益分配和激励机制,制定决策、执行、监督、检查的科学程序,使公司运作的每一个环节都处于受控状态,按照P、D、C、A循环工作法行事,“别动队”也就没有生存的空间了。 解决游击队问题是行业健康发展的重大举措,是个系统工程,有政府的引导和全行业的努力,行业结构优化的进程肯定会大大加快的。

手打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半夏的种植技术

世新语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