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膏线模具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膏线模具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范剑平经济已筑底企稳进一步下降可能性小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1:37 阅读: 来源:石膏线模具厂家

范剑平:经济已筑底企稳 进一步下降可能性小

在“梦想的力量·梦之蓝 2012中证金牛会”华泰证券专场活动中,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范剑平发表题为《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和宏观调控政策取向》的演讲。他指出,经济增长已坐底企稳,进一步下降的可能性小,但同时也不会出现强有力的回升。  出口增长与预期目标有差距  外商直接投资减少  到三季度为止,GDP的走势显示连续七个季度的下滑,范剑平指出,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过去驱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三个最主要发动机:出口、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房地产今年可能同时出现了问题。  以出口为例,刚刚公布的10月份外贸出口数据显示,虽然10月份当月出口的表现比前几个月要好一点,增长11.6%,但是进口仍然只增长了2.4%;前10个月累计来看,外贸出口增长7.8%,进口是4.6%。范剑平指出,这和年度预期目标,政府提出的10%还有很大差距。  范剑平认为,今年出口表现不好主要是合资企业、外资企业组织的加工贸易出口拖后腿。我国出口分为两部分:一是国内企业组织的一般贸易出口,另一部分就是合资企业、外资企业组织的加工贸易出口。今年加工贸易出口表现明显比一般贸易出口差,前10个月加工贸易出口仅仅只增长了3%,进口只增长了1.6%,低于总的外贸出口数据,而一般贸易进口和出口都在10%左右。  他指出,加工贸易出口表现差和外资进入中国步伐放慢有很大关系。外商直接投资从去年9月份以来一直都是负增长。今年前9个月实际利用外资同比下降了3.8%,9月份当月下降6.8%。外商投资不仅减少,而且低端的,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外资企业,纷纷将订单甚至流水线向越南、缅甸这些劳动力更便宜的国家转移,而另一些高端的外资企业,也把订单向美国、北欧这些国家在转移。这主要是由于我国吸引外资的传统优势开始弱化,比如说劳动力成本在提高,土地价格也在提高,对环境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等等,更重要的是吸引外资的新优势现在没有建立起来。  范剑平表示,国际金融危机以后,全世界的资本流动又开始进行了新一轮的结构性调整。过去几年我国对虚拟经济尤其是房地产投入资金过多,而在技术创新、科技研发方面,投入的资金过少。现在来看至少在争取战略性新兴产业方面,我国在同发达国家相比,技术比较落后,对资金的吸引力并不大。金融危机到今年已经第五个年头,世界经济格局、世界产业格局、世界能源结构已经在发生重大变化,在这些重大变化中,我国的传统优势正在减弱,国际竞争新优势尚未建立,国家正处于结构调整的阵痛期。  政府融资解困  将加快基础设施建设  长期以来政府为主角的基建投资一直是支持GDP增长非常重要的方面,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大体分为三大部分:20%是房地产,23%是基础设施建设,剩下的57%就是产能投资。  范剑平指出,今年房地产和基建投资表现不怎么好,但是产能投资的表现还不错。事实上我国几乎所有的产业都严重的产能过剩,产能利用不足。所以产能投资虽然今年表现很好,但明年可能就不会像今年这么好了。相反过去在整个投资中表现最强劲的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今年出现了调整。主要是因为政府融资困难,使得基建投资的增长速度下滑的比较厉害。今年一季度出现了负增长2.1%,上半年也只是回升到正增长2.4%,预计今年能回到10%就不错了,过去30年基建投资的增速平均26%,从26%到今年的10%,很显然它对经济增长的支撑作用是明显不足的。  范剑平认为,2020年之前,基础设施建设仍然是支撑中国经济的一个重要的力量。主要原因在于:中国一方面储蓄率很高,钱现在是闲置过剩的;另外一个方面,中国基础设施建设还有巨大的投资空间。比如说东部地区,可能交通能源的基础设施建设最高潮已经过去了,但是中西部地区还需要有大量的投资,即使是东部地区,过去的基础设施主要是为生产服务的,现在为了扩大消费,应该先扩大为消费服务的基础设施投资,让投资和消费可以形成良性循环。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国基础设施投资的任务还远远没有完成,即在人口老龄化到来之前,要完成建设中国现代化所需要的为生产服务、为生活服务的基础设施。就“十二五”规划而言,大量的“十二五”规划项目现在还没有开工,或者开工的项目由于没钱进展还不是很快。要保证2015年前完成“十二五”规划的基础设施建设的计划,必须要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把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的速度恢复到26%以上的水平,才能够完成这个任务。  基建投资的增长速度下滑令基础设施建设相关行业,包括工程机械、钢铁行业,今年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范剑平指出,目前政府基建融资有困难,主要是前两年借钱太多透支了现在发展的空间。2008年金融危机为了搞4万亿投资,十大产业规划,各地政府借了很多钱,而今年和明年将进入还本付息高峰,很多地方还本付息有一些项目可能还有一些困难,所以不得不给延期,虽然说大的风险没有,但是银行对继续给地方政府贷款有一些犹豫。地方政府也采取了各种办法,通过发债券等等来弥补资金紧张。随着政府解决融资困难问题,加快未来基建投资,这些行业会逐步好转。比如,今年对铁路部门的投资已经开始追加,原来年初定的铁路投资只有四千个亿,现在已经追加到五千个亿,有消息称,可能明年铁路投资要达到六千个亿,前一段时间可能有关铁路的板块表现很差,现在这些行业也都在发生好转。  范剑平认为,总体而言,基建投资的表现可能比外贸要好一点,外贸因国家正处于结构调整的阵痛期需要时间恢复,而政府自己作为主角基础投资建设,只要努力,让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尽快恢复正常水平,还是很有希望的。  房地产继续下跌空间不大  回升过程中各个城市差异很大  范剑平称,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同去年相比减了一半,去年前十个月房产投资增速在30%以上,而今年只有15%,差不多只有一半。房地产投资增长减一半,对房地产相关产业,无论是钢铁水泥建材还是家具、家电这些消费品,它的带动力也就减弱了一半。  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政策目标已经实现。范剑平表示,到9月份为止,尽管在两次降息,两次降存准后,房价不再继续下滑,但是房价明显上涨的城市并不多。在70个重点监测的大中城市中,新建的房子,9月份同8月份相比,环比上涨的城市只有31个。与去年9月份相比,同比上涨的城市只有12个,说明大多数城市房价没有上涨,二手房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情况。  范剑平指出,这一次房价调控以后,全国房地产的形势可能除了总的达到了中央的政策预期以外,在恢复的过程中间,不同层次的城市表现各不一样。一线城市的存量房消化,包括南京,现在房屋库存量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二线城市比正常库存水平还要略高一点,现在真正积压房子最多的是在三线城市。而真正决定一个城市未来房地产价值的根本原因是每一个城市产业结构变化所带来的创造就业机会的能力。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在过去的五年,服务业的发展速度超过了制造业,北京的服务业现在已经占到GDP的76%。未来的上海、广州、深圳甚至包括杭州、南京这样的城市,现在都在向服务业转化,对于南京来讲,实际上未来真正发展的工业也不太适合,也是会越来越多的向服务业,向消费城市转化,这样的城市开始进入一种财富驱动发展的阶段。它如果继续能够大量创造服务业就业机会,那么它的房价就会得到支撑。  范剑平认为,房地产继续下跌的空间不大,但是未来在回升过程中间,各个城市表现差异会非常非常大。今年前10个月房地产投资增长15.4%,后面几个月表现会稍微好一点,但是今年全年大概也就是15.9,明年地产投资增速也就只有在15%左右。  经济筑底企稳进一步下降可能性小去库存不彻底使得强力回升难度大  结合对以上三方面的判断,范剑平指出,中国经济已筑底企稳,进一步下降可能性小,但也不会强力回升,预计中国经济将会在7%左右这样的底部水平,横着走一段。  他指出,做出这样的预测,主要是基于10月份数据,以发电量为例,今年的发电量,前几个月表现都很差,4月份发电量只增长0.7,5月份增长2.7,但是到了6月份,发电量降到最低点,零增长。7月份、8月份、9月份增长速度分别只有2.1、2.7和1.5,基本上都是在底部徘徊,但是10月份我国的发电量增长速度回升到了6.4。所以工业在10月份也开始小幅回升了,应该说经济再进一步下滑的可能性不大,已经筑底起稳,开始小幅回升了。  除发电量以外,经济是否回升往往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政策因素,另一个则是经济周期。范剑平指出,从货币政策制定到见效需要三到四个季度,去年十一月份开始执行逐步放松的货币政策,到今年十月份经济出现回升的局面,与上次保增长的强力刺激政策不同,此次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主要作用是稳增长,主要有两点,一是稳增长要和控房价相兼顾,还有一个是稳增长与调结构要相结合。到目前为止,货币M2的增速也仅仅只有14.9%,今年的目标是14%,9月末达到14.8%,没有政策强力放松,经济虽然开始见效,但是不会强力的反弹。  另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经济周期,他指出,经济周期通常分为长周期、中周期和短周期。长周期由新兴产业决定,目前美国新兴产业的曙光在于液燃气和智能工业,中国搞了七个新兴产业,不仅没看到曙光,反而弄出来一堆困难企业,比如光伏和风电,都是政府催熟的新兴产业,行业产能过剩,由于国内的投资热情在于房地产,长周期看不出因每一个新兴产业带动走入新一轮上升通道;中周期是固定更新设备投资和房地产,房地产虽然不再下跌了,但很难重新出现一轮很强有力的增长,因为三线城市库存房非常多,而一线城市库存恢复到正常水平,这是一个不再下跌横着走的表现;短周期由库存决定,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库存调整对于短周期的作用非常大,价格上涨,企业备货,产前库存就会上升,另外,当价格上涨时,往往产品销售也很好,企业产成品库存也会高,当价格下跌时,产成品太多,每一次盘货降价处理都是损失,就会要减少产能库存、产后库存,这个去库存化会对经济下滑起到一个加速度,反过来补充库存,对经济回升也会有一个加速度。  范剑平表示,去库存化的过程中,有最重要的两个技术节点,一个就是库存增长速度,首先要慢化工业生产的增长速度,另一个就是出现工业库存负增长更好,工业库存只要低于工业生产的增速,哪怕不是低于工业生产增速,低于10%这个长期平均水平,那么可能去库存就会告一段落,9月末,我国的工业增长速度已经降到了10.1%,离10%一步之遥,工业库存增速最高的是在2011年的10月份,曾经达到24.2%,增速比过去减了一半还多,这个时候工业会不会反弹,除了看库存本身以外,会有两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要看政府的刺激政策,另外一个要看价格,10月份刚刚公布的数据,工业产品出厂价在连续多个月负增长以后,10月份第一次出现工业出厂价环比开始出现回升了。工业企业一旦看到不管买原料10月份比9月份贵,还是产品出厂价,10月份可以卖的比9月份好,这个时候去库存化就告一段落了,这就是经济不会再继续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相对而言,这一次工业库存的增幅最低也只降到了10.1%,跟过去负增长比,应该说还有很大差距,过去历史经验表明,去库存去的越彻底,将来工业的反弹,经济的反弹就越有利,去库存去的拖拖拉拉,将来反弹的时候也会拖泥带水,这也是说经济很难出现强有力的回升,暂时不跌了,但是可能还得要横着走一段主要的原因,政策也不支持它强劲反弹,库存水平也不支持它强劲反弹,这就是经济将来要横着走最主要的依据。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